2019年6月2日 星期日

同意免除扶養母親的義務

台南市黃姓姐妹年幼時,母親就離開父親,兩人從小由外婆和阿姨扶養長大;黃母因案入監8年,出獄後住在娘家長達13年,也未曾工作,去年7月因腦中風住進醫院後,轉至安養中心,黃母向法官聲請,要求二名女兒支付扶養費,但女兒都不願意付扶養費。台南地院法官以黃母從未扶養過女兒,駁回黃母聲請,同意黃的女兒免除扶養母親的義務,全案仍可抗告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%E5%AE%89%E9%A4%8A%E4%B8%AD%E5%BF%83%E8%80%81%E5%A9%A6%E4%BA%BA%E8%AB%8B%E5%A5%B3%E5%85%92%E4%BB%98%E6%89%B6%E9%A4%8A%E8%B2%BB-%E6%B3%95%E5%AE%98%E5%9B%A0%E9%80%99%E5%80%8B%E7%90%86%E7%94%B1%E4%B8%8D%E5%90%8C%E6%84%8F-230150511.html

同意免除扶養母親的義務

台南市黃姓姐妹年幼時,母親就離開父親,兩人從小由外婆和阿姨扶養長大;黃母因案入監8年,出獄後住在娘家長達13年,也未曾工作,去年7月因腦中風住進醫院後,轉至安養中心,黃母向法官聲請,要求二名女兒支付扶養費,但女兒都不願意付扶養費。台南地院法官以黃母從未扶養過女兒,駁回黃母聲請,同...